?


在社會責任日益成為中國基金業流行語的時候,紫金礦業的重大污染事故卻對之打上了一個充滿挑戰意味的引號。


紫金礦業這起重大污染事故,除去因為停產將導致公司巨額經濟損失外,上市公司因為涉嫌瞞報事故,還可能面臨監管部門的處罰,以及因為信披違規而引發股東訴訟。媒體報道目前主要聚焦于對事件真相的還原以及未來可能引發的一系列問責后果,但從投資者角度特別是重倉持有該股的基金公司而言,這類上市公司突發環境事故無疑對基金公司的投資決策機制以及風險控制機制提出了嚴峻的挑戰。


這次事故導致的紫金礦業股價下跌,在香港市場較為顯著,股票復牌當日跌幅達12.19%,A股跌幅則為3.68%,假設不考慮大盤走勢,停產導致的損失和相關處罰結果出來后,紫金礦業股票的未來走勢不容樂觀。分析公司一季報披露的前十大流通股股東,四家為公募基金,其中三家為指數型基金,一家為平衡型基金國泰金馬穩健混合,持股數量從2300萬股到4700萬股不等。撇開被動投資的指數基金不談,主動投資的國泰金馬穩健混合持有紫金礦業股數為2917萬股,如果一直持股未動,則復牌當日損失逾500萬元。類似重大環境事件對于股市的沖擊,在2005年年底也曾發生,當時,基金重倉中金嶺南由于廢水含鎘排放超標造成廣東北江污染,中金嶺南韶關冶煉廠被迫全面停產,股價單日跌幅曾逾7%。


因為信息披露的原因,現在還無法得知基金當前持有紫金礦業的具體情況,但如何回避此類風險的沉重話題,已經擺在了基金公司面前。此類風險不同于上市公司經營風險,對于上市公司的經營業績,分析師、基金經理通過對企業和市場的實地調研,以及對于行業和宏觀經濟形勢的分析,事先可以有所評估,不致產生太大的偏差。而對于類似公司治理丑聞(如五糧液系列違規違法事件)、環境污染事件等非系統性風險,基金公司確實難有預判能力。但如果我們的基金公司能夠在投資決策中增加社會責任投資的基本理念,不僅關注上市公司經營業績,也把上市公司在社會、環境等多個維度的表現作為核心投資依據,應該能夠在一定程度上規避類似的風險。


即便基金經理們沒有太多精力,在研究宏觀經濟形勢和上市公司業績之余,無法全面顧及上市公司在社會、環境方面的表現,但基金經理們對于紫金礦業風險的失察依然令人失望:紫金礦業發生環境污染以及事故瞞報丑聞之前便有明顯的先兆,我們發現紫金礦業早在2月份就因涉嫌信息披露違規違法遭到證監會立案稽查;今年5月,在環保部《關于上市公司環保核查后督查情況的通報》中,11家存在嚴重環保問題的上市公司被批評,紫金礦業又因存在7項未按期完成整改的環保問題而名列榜首。像這種屢屢發生違法違規事件的上市公司,還成為一批基金公司的重倉股,無論是指數型基金的被動配置,還是主動配置,筆者認為基金經理們難免其責。


從制度建設方面,我們的監管部門也應該重視環境風險信息披露對于投資者的重要性,一系列惡性環保事件顯示,環境信息對于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而言,兼具信披的充分性和重要性雙重原則,如何加強上市公司環境信息的強制性披露也應該是當務之急。


其實,在中國經濟轉型和發展方式轉變這么一個大背景下,服務并受益于中國經濟增長的基金公司更應該在推動上市公司履行社會責任方面有所作為。金融直接作用于實體經濟,又被實體經濟所支配,投資者、基金公司和上市公司實際上是一種伙伴關系,在成熟市場,具備社會責任投資理念的基金公司不僅只是從社會、道德的角度選擇股票,更通過股東倡導運動將責任理念作用于上市公司,不僅促進了公司治理,也提升了股東價值,收獲了多贏的局面。


在中國基金公司紛紛推出社會責任報告的同時,紫金礦業重大環境事故能不能給中國基金業帶來一些新的思考呢?